aelinuial

花能微妙改变席间的氛围  

一年黄茶,焦糖香

茉莉花魂

去年一度瞎喝花茶,看过几篇文章,理论上明白,若说体验却远未及格。茶是好茶,陈叔的九窨针王,由于不会喝,喝得极少,今年想起来若不赶紧喝掉恐怕作为茶坯的绿茶就真的不能喝了。

从前觉得花茶亲民,在幼年见过超市卖茉莉花茶茶包,姑姑说滋味太苦,不好喝。再接触也是多年后碰巧喝了L夫妇带过来的,在广式茶楼里粗略泡开,已是香气氤氲,清淡的绿茶在那个早晨灵动起来。等真正接触针王时,反倒有些喝不出来。现在想想,喝不出来除了认知不足,经验也不足。自己跟自己喝,就会遇到问题。

今年深秋时再喝,已是不同。

广东是没有秋天的,十月十一月大部分时间还可以在空调房里穿短袖,秋天又确确实实存在着,天气干燥烦闷,喝花茶倒是好时节,除了当季,花香更让人愉悦。存放了一年多的花茶,香气散逸了一些,没有当初浓郁扑鼻,茶叶的颜色也略深。

以八十五度水温开泡,沉睡的花香被唤醒,缓缓生发,原本散逸的香气开始在高温中凝聚。翻阅《茶经》,里面引用宋代张存基《闽广茉莉说》“闽广多异花,香清芬郁烈,而茉莉为众花之冠。”古人以“香清芬郁烈“之冠来形容茉莉,此时再贴切不过。而所谓的”冰糖甜“是福州单双瓣茉莉花独有的赋予口感上似味非味的体验,尤其对比喝过其他地方所产茉莉花茶更体会到这种幻觉一般的甜。

喝花茶是茶汤与花香融合,单纯泡茉莉花也喝不到那种极致的香——仿佛幽幽绽放,花香是活的,这是我所理解的“鲜灵”,口感也清润。

因为是试茶,特地往后多泡几次,八九泡以后甜度下降,若闷泡依旧不会出现明显苦涩。美好的表现。





自有其意

重阳,思故人

© aelinuial | Powered by LOFTER